SCP-Adjudicator

混迹盗墓,古风,宅腐圈,手控声控,污撩王

二狗表情包六连拍

慕容铁牛_(:з」∠)_

不小心踏入女装圈的二狗

衣服越来越少之——准备睡觉

沉迷换衣服不可自拔

玩不了模拟人生4的孤寡老人最后的挣扎
第一个儿子——皇甫二狗
【我用的可能是假的截图,看别人的娃子都好清晰的】

占tag抱歉,过节从来没这么生气过,渣浪仿佛忘了之前天津爆炸稻米压热度的时候

Go to sleep

她是在一阵指甲刮擦玻璃时所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中醒来的。
她下意识地去寻找声音的来源,一无所获。隔着几张桌子的窗外空无一物,融入无边夜色的,除了凄寂的月光,就只有她映在玻璃上孤零零的倒影。
她看了一眼手表,已是凌晨一点钟。校区早已人去楼空了。正当她感叹为什么看门老大爷在这个点还不熄灯的时候,老旧的钨丝灯管闪了几下就应声而灭了。
“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。”她暗自嘀咕。却也只好摸黑慢吞吞地收拾好书本起身离开。
学校大门不出意料地上了锁,她盘算着翻墙出去,暂住旅馆,反正查寝那边都有室友帮她应付着。
看门的老大爷向来耳背,况且这个时候睡得正熟,她一撑墙头,轻车熟路地翻了出去。

夜色深浓,冷冽的晚风吹拽着树叶窸窣作响。一弯残月孤寂的悬在老城上空,仿佛弃妇眼角的怨泪。她裹紧了风衣,快步走进那条瘦狭的小巷。本就昏黄的路灯因为年久失修而闪烁不定,一般基于安全考虑,多数人都不会在这条小巷里闲逛。也正因如此,这的旅馆都很便宜,而且还算舒适。她是这里的常客。
“嗒——嗒——嗒——”她听到脚步声,还有这细微的水滴敲落在地面的声音。难道是醉汉?这种偏僻的地方,在夜晚往往会萌生出罪恶,她开始警觉起来。那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她后面,而今天的小巷似乎总也走不到尽头。她开始后悔在这么晚的时候独自出门——她嗅到了,空气中弥漫的,那令人窒息的铁锈味。
她终于忍不住回头,抱着拼死一搏的心态。而当她借着跳动的灯光看清那人的面容时,她感到全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,连心脏都漏跳了一拍——苍白脸孔上刻着的血肉模糊的笑容,直咧到耳边。眼眶像是被挣裂了般,圆凸的眼球直勾勾的盯向她。
她应该跑的,她知道。但她只是后退了几步,整个人就颤抖地僵在那里,再也做不出任何大幅度的动作,甚至连呜咽声都发不出。
“Go to sleep.”沙哑的声音近在咫尺。
粘稠的腥气堵塞了她的呼吸,耳膜也随之嗡嗡作响,那把寒光粼粼的匕首直冲她扎来……

梦域,潮水般的从血红过渡到灰暗,世界沉入阴影,被夺去生命的雨点僵硬的从天空坠落。肮脏的死亡故事一字排开,哀怨的声音纠缠着风,布满整个天空。黑暗深处的遥远角落,轻微的哭声,半流质地蜿蜒,彻底融化在空气里……

她是在一阵指甲刮擦玻璃时所发出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中醒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end—

【你真应该听听周围微弱如蚊蝇的气息“Go to sleep.”】